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全员】留级生(2)(主贾鬼,副异坤长得俊)

*主贾鬼,副异坤长得俊

*私设如山的哨向设定

*勿上升,ooc归我

*主剧情,感情发展较慢


2

距离上次的“狂化”事件已经过了一周。

那天范丞丞和朱正廷将那个狂化哨兵制服后,白塔的相关负责人很快赶到现场将人带走了,事后发了一则声明说是服用药物不当导致的副作用便不了了之,因为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就没有人继续追究。

事后范丞丞约定的饭局倒是如约进行,而且更巧合的是拉了小鬼一把的Justin原来是范丞丞和朱正廷的师弟兼好朋友,跟着他们一起来全时蹭饭的,秉着“朋友的朋友是朋友的原则”小鬼很快和Justin熟识起来,一口一句“hey,bro”。

除去蔡徐坤和尤长靖一个因为精神消耗过度,另一个因为惊吓过度的原因以风卷残云之势胡吃海塞的画面太过惊世骇俗,与大众心中温和顺从的向导模样大相径庭,使得在场的三位哨兵目瞪口呆之外,小鬼觉得这次聚餐还是很圆满的。


“狂化”事件在白塔中的哨兵向导们之间引起了一段时间的热议,不过在“王家年轻少将因前线负伤回白塔修养”的消息流传而出后,这个表面看去只是普通情感纠纷的闹剧就被人抛之脑后了。

王家是四大家族之一,作为王家独子的王子异年纪轻轻已是少将之位,能力可见一斑,不过自他毕业后便直接去了前线历练,哨向上流圈子的人对他不甚了解。而且说来奇怪,王子异在前线冲锋陷阵了快四年,他却仍是孤身一人,这一点倒是引起了白塔中年轻向导们的过分关注,那些乱七八糟的歪脑筋呼之欲出。

说起四大家族,分别是范氏、王氏、陈氏和黄氏。四大家族均拥有着雄厚的财力,是白塔背后的资助者,但是说到底两者之间也不过是利益相关的合作关系,所以四大家族背后也在扶持一些公会的壮大,不过心照不宣罢了。

如今范氏一族如日中天,四大家族隐隐以范家为首,而王家不像范家那般人才辈出,但比起家财万贯也是不差的,陈氏论起财力不如范王两家,但陈家多出向导,在向导圈的地位举足轻重,独独这黄家却是近几年才壮大的后起之秀,族中拿的出手的哨兵向导一个没有,倒是有一掷千金的气度,颇有种暴发户的既视感。



小鬼不过随意提起了一句“年轻少将王子异”,蔡徐坤却已将国内的哨向局势过了一遍脑子。

浑浑噩噩了四年,蔡徐坤早就明白他成了权力之争的“牺牲品”,唯有各方势力角逐出新的“赢家”,他才能从白塔这座不见天日的“牢笼”中解脱,然而等待他的却不是自由,而是更深不见底的深渊。

哨兵恐惧症不假,蔡徐坤却并不是不能控制,他只是不想控制,自欺欺人地拿着这个怪病当作挡箭牌渴望拖延自己的“死亡期限”,却不料作茧自缚,将自己围困在了白塔的一方天地。

小鬼说起王子异的时候,蔡徐坤心里不是不羡慕的,他的内心深处是渴望着能够走上战场,挣扎出自己的一番天地,只可惜命运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

蔡徐坤是三人中最为年长的,而毫无依仗的他也过早地承受了权势利益的倾轧,他看透了自己的反骨,自然也能看清楚小鬼和尤长靖的叛逆。

小鬼是他们当中表现得最为直接的,身为向导却拥有与哨兵对阵的勇气,甚至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在战斗方面不比哨兵差,蔡徐坤羡慕极了小鬼这种年少的肆意轻狂和任性妄为,在他的观念中可能并没有哨兵向导之分,他只是不服输,一个简单得甚至有些莽撞的理由。

在这一点上蔡徐坤是不如小鬼的,当年他将一切做到最好,他以为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就能表现出自己的特别之处,可惜即使再优秀,在那些人的眼中也只是一个优秀的“向导”罢了,他终究从未跳出过哨向之分的桎梏。

尤长靖则是他们仨中最不显山不显水的,他性子柔软,就算生气了也只是目露凶光地瞪人一眼。

所谓“吠犬不咬人”,尤长靖性子软和,看似容易被人搓扁揉圆,只怕“咬”起人来一点也不手软。据蔡徐坤所知尤长靖是香蕉公会送进来的向导,这种背后有靠山的,体能考核这种测试让公会跟白塔打个招呼,自然会放放水给个通过。但他却以这个理由连续三年留级,只可能是刻意为之,他故意留在白塔原因为何,蔡徐坤自然心知肚明——不过是不愿依附哨兵罢了。



旅行青蛙轻快的音乐打断了蔡徐坤的思绪,也不知是谁的电话,蔡徐坤只见小鬼的面部表情一瞬间鲜活起来,尤其是那双乌黑的眸子,就像黎明时冲破黑暗的第一缕阳光,灵动俏皮的绚烂因子在眼中回环萦绕,年轻的灵魂直白而热烈地表达着内心的欢喜。

“我约了Justin教他学滑板,先走啦!”小鬼挂了电话,拿起放在衣柜旁的滑板准备出门,临走前问道:“下午的哨向实战课你们去吗?”

尤长靖叼着片薯片含糊不清道:“是不是那个传闻中的王少将来当教官啊?”

“Justin说他在白塔修养的日子会担任实战课的老师,今天下午应该是他首次上课。”

“那我不去了,肯定会有很多向导奔着他去上课,到时候乌泱泱一群人,怕不是个大型‘选妃'现场。”尤长靖光是想象那个场景就牙疼,连手中的薯片都吃不下了。

“啥玩意儿?咋就选妃现场了?”小鬼同学本着钢铁直男的心态一向对感情问题非常不敏感。

这话问得连蔡徐坤都忍不住笑了,不过还是很尽责地给傻弟弟解释道:“王子异还单身啊,肯定很多向导想和他结合,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小鬼皱着眉不说话,一看就知道他对这种想法非常不认同,少年心性却也不想说什么恶毒的言语。

“我会去的。”蔡徐坤不放心小鬼跟一群向导处一块,终是妥协道。

“这是Justin的必修课,我过去做他搭档的……不过坤坤你也来就更好啦!”这么说着小鬼抱着滑板跑出了宿舍。

尤长靖刚喝了一口水,听了这话差点笑喷:“坤坤你这算不算当电灯泡去了?”

“小没良心的。”蔡徐坤忍不住扶额,顺势瞪了尤长靖一眼,“闭嘴吃东西吧。”

安分了没一会,尤长靖不禁燃起八卦熊熊火焰:“坤坤,那个小哨兵不简单啊,才一周时间,都能把我们家小鬼拉出去玩了。”

尤长靖提起这事,蔡徐坤也不自觉地回忆起上次吃饭时看到的少年,精致俊美的模样已是让人难忘,再加上温和有礼的态度和恰到好处的微笑,初见便能让人心生好感。

“这事还得看小鬼自己了,有哨兵追求他,我们还能拦着不成?”蔡徐坤不想背后议论是非,将话题轻轻揭过。



白塔对留级生的约束意外的宽容,课程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性学习,在白塔中衣食住行的费用也是由相应的部门负责,人身安全也收到白塔的保护。不得不说,比起那些在外四处奔波接任务养活自己的毕业生们,学校生活实在是幸福太多。

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蔡徐坤提前来到了操场,但操场上已经三五成群地站了一些向导。

哨向实战课是三年级学生即准备毕业的学生的必修课,例如Justin,目的是为了哨向间能够进行默契的配合,给日后最终考核的期末考核打下基础,而现在倒是多了很多一年级二年级的向导,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还真被尤长靖说中了,蔡徐坤只觉得脑壳疼。

邀请向导成为自己实战课的搭档是哨兵们变相的追求方式,也就小鬼大大咧咧不当回事,随口就答应了。就怕是Justin故意下的套,他还傻乎乎往里钻。

想到这事,蔡徐坤觉得自己脑子更疼了。

小鬼和Justin几乎是踩着上课铃声跑到操场的,看到人群末端站着的蔡徐坤,径直向他走去。离得近了,蔡徐坤才发现这俩人颇有点灰头土脸的架势,Justin的手肘附近还蹭破了皮,要不是他知道Justin那点小心思,蔡徐坤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打了一架,刚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人群发出的惊呼声打断。

看来是那位少将出现了。



当王子异看到那一大群向导时,他其实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甚至内心还有点气愤。

他并不觉得自己受伤很严重,却被白塔强制性地要求撤离战场,甚至重回前线的条件是挑选一个向导结为伴侣。

白塔的人是怕他王家想培养出一位黑暗哨兵打破哨向圈的平衡。王子异不禁自嘲一笑,那些人到底是高看他了,他的资质想成为黑暗哨兵还是差了些火候,单身至今不过是没遇上对的人。

王子异私心认为向导是要以后共度余生的人,并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搭伙过日子,他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也能喜欢自己,怀着年少的初心坚持至今,王子异也没有改变想法。

在前线那几年,也不是没有向导投怀送抱,却只是想攀附权势,种种丑恶嘴脸终是浇灭了王子异一腔热情,在向导这方面看淡了不少,只想一切随缘。

前线军队全部直属于白塔,王子异身为王家人在前线打拼不过是为了挣得功勋增加家族手中的砝码,现在白塔反而用他来牵制王家,强迫他与白塔的向导结合,以这种下三滥的方式让王家彻底站在白塔这一边,泥人都要有三分火气!

所以一上课王子异便毫不客气地要求非必修课的学生立即离开操场,不然直接以扰乱课堂秩序论处,对剩下来的学生则是一句“自己练习”便离开了操场。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一些哨兵向导目瞪口呆,这是哪门子的老师啊?傻子都看出人家根本不情愿干这差事。

小鬼忍不住嘀咕道:“有军衔的架子都这么大么?”

蔡徐坤闻言挑了挑眉,心中暗地思索:看来这位王少将所谓的负伤休养怕是大有隐情了。



实战课不上反倒合了Justin的心意,马上心思活络地拉着小鬼美名其曰四处玩耍去了,而蔡徐坤则是去图书馆翻阅资料去了。

没想到的是,晚上六点整小鬼和蔡徐坤被尤长靖一个连环夺命call给叫回了宿舍。

小鬼一进门还来不及喘口气直接一个大嗓门闯进尤长靖的耳膜:“什么?你要相亲?!”

尤长靖无语凝噎,完全不想说话。

小鬼前脚刚进宿舍,蔡徐坤也已经到了宿舍门口。

一见蔡徐坤,尤长就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主心骨,立马扑到蔡徐坤怀里,嚎叫道:“坤坤!我该怎么办啊?!”

把尤长靖从自己身上扒拉开,蔡徐坤冷淡道:“还能怎么办,今晚去赴约。”

“老天野!坤坤,我已经不是你的宝贝了吗?”尤长靖拉住蔡徐坤的衣服下摆,假装挤出了几滴不存在的眼泪。

“少耍宝。这是你们公会给你安排的相亲,你要是有胆子不去我也就随便你。”瞥到尤长靖委委屈屈的小表情,蔡徐坤放缓了语气,“放心吧,既然顶着相亲的名头,不至于一见面就强制结合,要是不合适你就拒绝。”

不知是蔡徐坤的安慰起了作用,还是尤长靖自己想通了,总之他总算不再闹了,而是异常冷静地开始准备今晚的相亲事宜。


晚上八点的全时餐厅早已过了客流量大的时间段,在夜色的包围之下非旦不显冷清,反倒添了一丝白日里没有的宁静典雅。

小鬼和蔡徐坤又是帽子又是眼镜,几乎把自己全副武装,隔着一块隔板偷偷窥视着旁边一桌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尤长靖这位相亲对象长得还挺帅,浓眉大眼外加一对酒窝。

“你好,我叫林彦俊,隶属于香蕉公会。”

“你,你好,我叫尤长靖。”

例行公事一般的自我介绍之后是让人窒息的沉默,连坐在隔壁的两只都能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的尴尬。

“咳咳,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似乎是想缓解下尴尬,林彦俊先起了个话题,“心狠手辣的小明舔了下自己的手指结果被辣哭了。”

不知道林彦俊对面的尤长靖作何感想,反正蔡徐坤听完只觉得温度骤降。

最可怕的还是蔡徐坤对面的小鬼,竟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死死捂住自己的嘴,生怕笑声太大惊扰了隔壁桌的相亲现场。

蔡徐坤突然有些心累,尤长靖这位相亲对象的兴趣爱好还真是——不同凡响。

——TBC

真心觉得那个笑话好笑的我也是没救了

评论(1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