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全员向】留级生(1)(主贾鬼,副异坤长得俊)

*忍不住搞48

*私设如山的哨向设定

*副cp:异坤,长得俊

*勿上升,ooc归我,全员指白汾酒





1

“小鬼,需要我帮你带点吃的吗?”尤长靖那特有的又软又甜的嗓音自门边传来。

小鬼此时正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神游,乍一听尤长靖的询问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下意识地直挺挺坐了起来。尤长靖几乎要被他这魂不守舍的样子吓掉半条命。

“就……红烧牛肉面吧。”

看着尤长靖比着“ok”的手势离开宿舍后,小鬼又仰面倒在了床上。

距离开学也快一个星期了,小鬼实在是有点闲得发慌,整天在宿舍不是发呆就是开音响自娱自乐蹦迪。

倒不是小鬼不认真上课,而是因为这些课程他早就烂熟于心——毕竟这是他第二次留级了。

小鬼大名王琳凯,在父母都是普通人的情况下,于十五岁那年突然分化为一个向导,从此开启了在“白塔”的求学生涯。

根据国家关于哨兵向导的法律规定,分化后的孩子必须立刻送进“白塔”进行相关的学习和训练,为期三年,通过最终考核后方可正式毕业,毕业后可根据自身情况自由选择公会进行历练或者留在“白塔”的相关部门进行深造学习。

说起小鬼的综合实力,他大概是“白塔”出了名的最不像向导的向导,体能训练成绩异常优秀,身体素质甚至可媲美部分哨兵,然而对于向导专业课的学习,导师想给他打个“及格”都颇为勉强。

“白塔”的最终考核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理论考核,这个小鬼考前恶补一下书本内容拿个及格低空飞过是没问题的,接着是体能考核,基础的负重跑,俯卧撑等内容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最后是实战考核,由向导自主选择哨兵组队,组组对战,说是对战也不过是点到为止的切磋,向导要做的便是在对战过程中表现自己的作战能力、精神控制能力、临场应变能力等方面以供考官们打分。

第一次留级是因为当时临近毕业,小鬼少年心性考试前一天兴奋地蹦迪到半夜,结果理所当然地睡过了头,错过了理论考试,直接留级。

按理说第二次考试小鬼也算吸取了教训,安安分分地严格遵守正常作息,顺利通过了理论和体能考核,哪知道到了实战考核却出了幺蛾子。


在实战考核中,向导是可以选择和自己搭档的哨兵的。同一届的哨兵向导在三年里朝夕相处,培养默契,能在毕业后结为伴侣的都不在少数。和小鬼对战的那组哨兵向导便是这种日久生情的类型,默契度自然不在话下。而小鬼作为留级生,关系好的兄弟全都毕业进入公会历练去了,要说学校里还有什么关系好的朋友,也就现在仍然住在一起的舍友蔡徐坤和尤长靖,但他俩都是向导,对他的实战考核爱莫能助。就在小鬼以为自己要成为第一个找不到哨兵搭档而无法通过实战考核的向导时,尤长靖叫来了他的小学弟陆定昊帮忙。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小鬼总觉得这位哨兵学弟有点怕他。实战考核当天,两个人的配合不尴不尬,基本看不出是搭档,再加上小鬼不服输的性格,几次三番想要介入哨兵的战局,发生了不小的碰撞,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些,考核接近尾声时,因为小鬼的纠缠,对方哨兵在扭打中隐隐占了下风,对方向导自然不甘落后,暗中动用精神力偷袭小鬼。小鬼对精神力的掌控一向不太熟练,霎时间遭到袭击,精神力竟失控一般地膨胀炸裂,场上的两个哨兵瞬间进入精神混乱的状态。

考核最终惨淡收场,小鬼不知配合,莽撞冲动,精神控制生疏,误伤队友等种种行为终是给他打上了“不合格”的标签。


小鬼再一次回到了“留级生”宿舍,舍友雷打不动的蔡徐坤和尤长靖。

这两位也是留级“惯犯”了,说起他们的留级原因,小鬼也是哭笑不得。

尤长靖连续三年通不过最终考核,据说是因为他的体能考核年年不及格,两百个仰卧起坐,他能做到二十个就已是极限。

另一个留级四年的蔡徐坤则是传奇一般的人物,当年同他一届的学生里,他的理论成绩、体能训练和相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按理说这样的向导早该和一名强大的哨兵结合,走上前线战场,建立功勋,而不是在“白塔”留级四年之久。

刚认识他俩的时候,小鬼就对蔡徐坤的“留级秘密”好奇得很,但这种问题直接问本人似乎又不大合适。后来还是尤长靖大嘴巴,在闲聊时无意间提起了这事——蔡徐坤有“哨兵恐惧症”。

说起这毛病,在当年和他一届的学生里并不是秘密。一群哨兵向导待在一起时,蔡徐坤还不要紧,但若是蔡徐坤和某位哨兵独处,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暴躁易怒,具有强烈的攻击性,更严重的甚至会动用精神力攻击哨兵。越强大的向导所发出的精神力攻击对哨兵来说越致命。因此,那些慕名前来追求蔡徐坤的哨兵们在了解情况后,终是选择退避三舍了,毕竟谁也不想一个不小心死在自己伴侣手中。

“不过他一直留在'白塔'并不仅仅因为这个怪病,蔡徐坤和你一样,父母都是普通人,并非世家之子,也无公会支援,虽是布衣出身却拥有优越的天赋和杰出的能力,‘白塔’高层自是不愿这样的人落入那些公会之手,收为已用才能称心如意……”尤长靖或许还说了其他东西,但只有这段话在小鬼心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哨兵向导之流,终究是樊笼困兽,少了点自由肆意。

就在小鬼的思绪畅游于天外时,他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旅行青蛙的背景音乐,调皮的旋律拉回了小鬼罢工的大脑,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福西西”。

“找我干嘛?”小鬼接电话的语气完美演绎了“你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我立刻挂电话”的心理活动。

“你别这么冷淡啊!不就是留个级嘛,咱们牛逼的鬼哥下次肯定通过那劳什子考核!”少年的声音充满青春活力,还带着一股子憨态可掬的傻劲,“正廷哥和我刚结束手头上的任务,约你晚上来'全时'聚一聚,我们请你吃顿好的!”

小鬼一听这话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什么只是留级而已,真该让这破孩子体验一下又得留在学校一年是啥滋味。

打电话给小鬼的人叫范丞丞,搁两年前还是小鬼的学弟,在“白塔”里的时候不仅是老师们的重点培养对象,还是平民子弟眼里的“皇权”。范丞丞出身于范氏家族——一脉相承的哨兵世家,不仅有钱有权有势,在哨兵界的人脉和资源也是数一数二的。光是一个“范氏家族幺子”的头衔,就够他嘚瑟了,更厉害的是他还有位堪称女性哨兵楷模的姐姐,在圈内可以说是大名鼎鼎。不过和范丞丞熟的人都知道他没啥少爷脾气,也不喜欢家族和姐姐给他带来的光环。

而他口中的“正廷哥”全名朱正廷,长相俊美,性格温柔,人送外号“人间仙子”,但他可是个“十二岁就有八块腹肌”实打实的哨兵,这事不知道伤了多少哨兵的心啊。朱正廷倒不是范丞丞那种少爷人物,但他的父母是典型的哨兵向导结合,也是乐华公会的精英,朱正廷从小就接受他们严格的训练,因此他不仅体能优秀,哨兵的基本功也相当扎实。

这两位都是小鬼的好兄弟。

因为留级的事小鬼的心情谈不上多好,对这次饭局兴致缺缺,但转念一想免费的晚餐不吃白不吃,立刻决定把自己两位“虽然易胖但还是很爱吃”的尤长靖同学和“无论怎么吃都不胖”的蔡徐坤同学一起带上,给范丞丞这臭小子添添堵。

“我能带上我俩舍友么?”

“哟!那敢情好,我看正廷哥也该找个向导了。”范丞丞嬉皮笑脸地对着作势要打他的朱正廷做了个鬼脸,“那晚上六点全时见啦!”


傍晚六点的全时餐厅门口,小鬼、蔡徐坤和尤长靖站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全时餐厅就开在白塔的附近,来来往往也是哨兵向导居多。若是说哨兵向导是人类之中的少数,那向导便是少数之中的少数。按照白塔的教学模式,大部分向导在毕业前就已经能拥有自己的哨兵,即便没有正式结合的,也都进行了临时标记证明两人的关系。所以在白塔之外哨兵是很难见到未结合向导的,像小鬼他们这种“大龄单身向导”更是少得让人见了都觉得奇怪。

不过奇怪归奇怪,哨兵们想要搭讪的心还是蠢蠢欲动的。

“小鬼,我们跟来会不会不太好啊?”尤长靖摸着自己微卷的额发,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小鬼划着手机屏幕看有没有新消息刷新,嘴上一点没客气道:“安心,那少爷‘人傻钱多’,来了就尽管吃。”

一旁悠然自得的蔡徐坤忍不住笑了:“小鬼你对长靖好一点吧,我是不要紧啦,长靖要是敞开肚皮吃,我怕……唉!”

悠悠一声叹息,一切尽在不言中。

尤长靖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横了蔡徐坤一眼:“坤坤你别拉仇恨啊!”

三人正说笑着,全时餐厅前面一段的街道上似乎发生了什么骚动,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

小鬼一向是哪里热闹往哪凑的性子,立刻顺着人流走向事发地想一探究竟,蔡徐坤和尤长靖也只得无奈跟上。

透过人群的缝隙张望加上周围的议论纷纷可知,骚动原来是两哨兵在对峙,旁边还瑟缩着一个向导,乍看像是个大型争风吃醋现场,似乎还能引出一大篇狗血的爱情故事。

在白塔,这种为了一个向导大打出手的哨兵们实在屡见不鲜。小鬼顿时失去了兴趣正想转身往回走,不料下一秒却横生变故,其中一个哨兵发出骇人的嚎叫,全身肌肉绷紧,本就不合身的衣服几乎要被撑坏,充血的眼睛更是红得吓人,明显是进入了狂化状态。

狂化是哨兵们一种自保机制,在性命攸关之际,狂化状态能瞬间提高哨兵的各项能力,激发本体最大的潜能,以便能够脱离危险。不过对于没有向导的哨兵进入这种状态很容易精神失控,而且狂化会对身体产生很大的负担,使用次数过多甚至会危及性命。

所以,在这种场合使用狂化是相当不合常理的。

原本凑在一旁看热闹的人群似乎也发现了情况不妙,纷纷四散而去。

与狂化哨兵对峙的哨兵精神高度紧张,面对接二连三的高强度攻击,应接不暇,终是被对方打倒在地。狂化哨兵似乎觉得自己的对手太弱了,兴致缺缺的转移了目标,一闪身就冲进了人群抓住一个哨兵就进行一番狂轰滥炸,场面一时混乱十足。

小鬼本想上去制止那个狂化哨兵,蔡徐坤却一脸严肃地拦在他面前:“不要胡闹!这种狂化哨兵不是你一个向导能够应付的!”然后又对身边的尤长靖道,“长靖,你带小鬼躲到一边去,我去试试能不能安抚对方。”

尤长靖一时之间有些犹豫:“坤坤,你……”

“放心,我有分寸。”蔡徐坤对尤长靖露出安抚性的微笑。


范丞丞和朱正廷没想到他们吃饭路上还能遭遇这么一场无妄之灾,本来抱着好玩的心态来看现场pk,没想到当事人之一突然发狂,狗血的爱恨情仇没看到,反倒是变成大乱斗现场,他们俩也被那个狂化哨兵逮住了。

索性他们二人实力不差,配合更是默契,刚好能和这位狂化的兄弟打个平手,但这么一直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说来也奇怪,这狂化的时间也太久了一点吧。就在范丞丞一边打架一边游神之际,旁边突然有人喊道:“你们尽量吸引他的注意力!让我能找机会能够突破他的精神屏障!”

两人大脑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就已经按照对方的要求加大了攻击力度。

目视不远处缠斗在一起的三人,蔡徐坤释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狂化状态使得哨兵的精神屏障更加坚固,他不得不闭上眼睛使自己的感官全部集中在精神感知上,在对方的屏障外面慢慢摸索寻找精神缝隙,这对蔡徐坤来说并不是非常困难。

因为“哨兵恐惧症”这个怪毛病,每当身边有哨兵蔡徐坤就会下意识想要偷偷潜入对方的精神图景一探究竟,一回生二回熟的,蔡徐坤已经对突破精神屏障的一系列操作一清二楚。

不过这次狂化的状态似乎增加了不少难度,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蔡徐坤总觉得在寻找精神缝隙的过程中,总是隐隐感觉有一股力量在阻碍自己。万幸最终还是找到了可乘之机。

完成精神安抚的蔡徐坤,发间早已是一层薄汗,抚上隐隐作痛的额头,一阵阵的眩晕让他在原地动弹不得,被尤长靖拘在一旁的小鬼一看蔡徐坤脸色不对,立马跑过来带着他走到尤长靖这边休息。

而另一边的狂化哨兵早已不省人事倒在地上,范丞丞和朱正廷守在哨兵身边,商量着该怎么处理后续工作。小鬼躲在旁边观战的时候就见识了这俩人的精彩配合,打算走上前跟他们打招呼。

因为危险分子被制服,围在范丞丞和朱正廷那边人多了起来,闹哄哄的,一时忽略了脚下哨兵的状态。小鬼已经走到还有两三步的距离,大嗓门甫一开口:“范……”

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小心!”

下一秒,小鬼感觉到有人拉住了他的手腕把他往后一拽,落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

视线所及之处出现了一只通体纯黑的大猫,那双宝蓝色的瞳孔闪烁着漂亮的微光,看起来优雅又高贵,唯独它爪子下踩着的一条红白条纹的毒蛇破坏了应有的美感。
小鬼这才意识到那是那个狂化哨兵的精神体,没想到主人都趴了精神体还这么不安分,若不是那只黑猫,恐怕现在那条毒蛇就已经咬在他腿上了。

小鬼忍不住龇牙咧嘴,虽然毒不死他,但被咬了还是很疼的,这么想着小鬼转身打算向拉了他一把的仁兄道谢。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如画般精致的面孔,浅金色的头发散发着阳光的味道,他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弧度,那双黑黝黝的眸子专注地看着小鬼,给小鬼一种他眼里只有自己的错觉。

只愣了一下,小鬼立刻回神露出一贯的爽朗笑容:“谢啦,兄弟!我叫小鬼,交个朋友呗。”

少年嘴角的笑容愈发灿烂,只听他道:“你好,我是Justin。”

——TBC

有几位还没出场,下章争取都能露脸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