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贱虫】The Beast

*RR贱x荷兰虫,无能力AU

*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傻白甜可能

*私设有,性格偏差有,可能并不好吃,请多包容

*给官方爸爸跪了






彼得和梅婶搬进了皇后区的新房子里。

哦,搬家可不算是件好事,毕竟每个人总需要时间适应新的生活环境——这并不容易。不过彼得觉得自己适应得还不错,就吃的而言。

德尔马先生的三明治是他的最爱,不得不说那绝对是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临街的泰式餐厅也不错,那里的糯米布丁很好吃,如果店里的某位服务生能别一直盯着他婶婶,或许他会考虑经常光顾。除此以外,彼得的新生活只能用“平淡”来概括,毕竟你不能指望一名高中生能有什么神奇的冒险经历,也许和好友内德用乐高积木搭死星模型可以算一件。

不过青少年最不缺少的就是好奇心,他们总能给自己找到新的乐趣。

最近,彼得注意到他可能有一位神秘的邻居,他敢保证来到这里的几个月他根本没看见有任何人从隔壁的那栋房子进出过。如果不是无意间听周边的其他住户提起住在那里的怪人,他几乎要以为那是栋待出售的空屋。

按照邻居们的说法,彼得的神秘邻居是一位长相很吓人并且经常在深夜外出的人,像极了某些昼伏夜出的野兽,大家便给他取了个绰号“怪物先生”。大人们经常用这个传言来吓唬一些调皮的小孩,好让他们乖乖听话。听完邻居们版本各异的描述,彼得只是一笑置之,他早就过了那个天真爱幻想的小男孩年纪了。至少,就算隔壁真的住了位怪物先生,那也一定是位很有钱的怪物先生,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住在大房子里天天足不出户,生活来源基本靠上门快递的。



棕色的发,棕色的瞳,微微鼓起的嘴角。

哈!瞧我们看到了什么?一个男孩,一个像松鼠一样可爱的男孩。

看来这就是我的新邻居了。怪物先生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哈欠,踩着粉色的Hello Kitty脱鞋离开了窗边,似乎这件事并没有在他心中引起丝毫波澜。

怪物先生天天都能看到男孩从他家门口经过:一个人咬着三明治经过,和小胖子同学叽叽喳喳经过,给老奶奶指路后经过,将树上的小猫小狗抱下来后经过……天哪!他可真是个好邻居,不是么?不知从何时起,男孩从怪物先生视线经过的那几秒成了他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

可怪物先生并没有就此满足,甚至是越来越不满足,他受够了只能透过窗帘缝隙窥视男孩的日子了。

我真想和他说句话,他的声音一定和抵在舌尖上的牛奶蜜糖似的——柔软而甜蜜,虽然我不爱吃糖,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我真想给他一个拥抱,他身上一定有股淡奶的清香,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哦不对,他确实还是个孩子,虽然我无意做出犯罪行为,但我还是喜欢他。哦!原来你喜欢他。所以呢?大脑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发出质疑。所以我应该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在男孩走过之前冲出去拦住他,然后笑着对他说:“嘿!可爱的小东西,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咖啡吗?”也许他可能怕苦,一杯甜甜的热可可也行。然后我们会成为朋友,我会带他去吃全纽约最好吃的墨西哥卷,我们可以一起去看午夜场电影,运气好的话我们能包场,大声的笑闹大声的吐槽也不怕有人会投诉我们,我会带他去玛格丽特姐妹酒吧……不,这个地方就算了,那不适合他,我们可以去深夜的公园散散步,然后慢慢地走回家,最后在昏暗的路灯下互道晚安。哈!就差一个吻了!多么完美!

怪物先生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简直要给这个绝妙的主意拍手叫好,无法抑制汹涌而出的兴奋之情,怪物先生手舞足蹈地跑进了浴室。

可得把自己打扮得帅气点,不是么?

怪物先生原本高昂的情绪却在看到镜子里的脸时如同被扎破的气球“咻”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Oh!My God!这张脸可真丑!怎么会有人长得像个腐烂的牛油果!这太可怕了!

等等……这……这不就是我吗?

他一定会尖叫的,然后跌跌撞撞地逃走。

如果看到我的样子。




今天一定是我的灾难日!彼得恼恨地想道。

早上错过了校车,不幸地在第一节课上迟到;中午又在食堂被闪电找茬,让丽兹学姐看到了他丢脸的一面;而现在,在彼得第五次翻遍书包后,他终于接受了自己忘带钥匙的事实。

更糟糕的是,梅婶今晚去参加她的姐妹聚会了——通宵的那种。综上所述,彼得他要找个地方借宿一晚了。

在等待屋主开门的这段时间里,彼得可谓是忐忑至极。兴许是内心的好奇心作怪,彼得在得知自己必须借宿后竟鬼使神差地来到了怪物先生的家门口。眼下他的处境不正是一个与这位神秘邻居结识的最佳借口吗?在脑中预设了各种情景的彼得却在敲门之后这才想起,对方还有一个“冷漠地将人拒之门外”的选项,这便是彼得忐忑不安的原因。

等待真是一个无形之中让时间变得漫长的小恶魔。在彼得几乎要以为不会有人来开门时,门却开了。事实上,怪物先生很早之前就来到门口了,只是他太兴奋了,以致于盯着门把手无声地少女心尖叫了五分钟。在确认脑袋上戴着面罩之后,怪物先生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可是他的宝贝男孩,谁能拒绝近在眼前的诱惑呢?

“嗨,邻家男孩!你看上去像只迷途的羔羊,哥有什么能够帮你的吗?”

彼得看着眼前身形高大的男人,他头上戴了个红黑色的面罩,穿着普通的深色连帽衫和牛仔裤,脚上却穿着洞洞鞋,还是那种少女系粉红色,搭配他故意尖细化的声音,显得诡异又滑稽。彼得却并不觉得害怕,甚至觉得传说中的怪物先生竟然有一点可爱,这么想着,他不禁发出一声低低的轻笑。

听见那声轻笑,怪物先生双手环胸,不自觉地挑了挑眉,似乎是在等男孩一个解释。

彼得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妥当,要是让怪物先生觉得这是在嘲笑他就糟了!

可惜彼得并不是个精于言辞的人,血色逐渐在脸上蔓延,手指不停地扒拉着衣摆,他却窘迫地一句话也说不出。“那个……先生,我……”最终彼得还是鼓起勇气,磕磕绊绊地解释了自己上门叨扰的原因,”所以,您介意我借助一晚么?沙发就好……“ 




怪物先生觉得今天一定是他的幸运日。

如果不是怕把小家伙吓跑,他激动得简直想抱起男孩转个圈圈跳舞。

怪物先生微微侧过身子,彼得听见他说:“当然可以!我是说,邻居间就应该互相帮助,对吧?”


怪物先生真是个好人。


盯着摊在面前的数学题练习册,彼得咬着笔杆,默默地在心里给怪物先生打上了“好人”的标签。

明明是初次见面,对待我这么个麻烦的青少年,怪物先生不仅让我住进干净整洁的客房,还慷慨地给予我二楼书房的使用权以便我能够有个安静的学习空间。

如果怪物先生知道男孩心中的想法,他一定会反驳:我们才不是初次见面,我们已经见过千千万万次了,在每一天的明媚的晨光中,在每一天落日的余晖中,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在呼啸而过的风中……无数次相见。好吧,虽然只是单方面的。

写完最后一道数学题,彼得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久未进食的肚子开始不满地发出自己的抗议。同一时刻,书房的门也被敲响了。

“嘿!男孩!也许我们该吃一顿丰盛的晚餐了,比如——我最爱的夏威夷披萨。”



彼得摆弄着手中的披萨,将上面的菠萝一个个挑出来,这才闷闷不乐地放入口中,而一旁的怪物先生面罩掀起半边,小声抱怨着“现在的小孩真是挑食”之类的话,却又把彼得不吃的菠萝一一解决。这情景真是微妙得温馨。彼得忍不住又笑了,他猜别人一定想不到当下相处融洽的两人前几分钟还在以“披萨上该不该有菠萝”这一世纪难题进行争论。这可真是太奇妙了!他能感觉到,他和怪物先生之间的相处交谈显得那么自然,仿佛一切本该如此,他甚至觉得和怪物先生待在一起,他笑起来的次数都增加了。

It's awesome!


彼得的视线扫过电视机旁边的一柜子影碟,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披萨,他便迫不及待道:“先生!我可以看看那些影碟吗?”

怪物先生随意地摆了摆手:“当然没问题,小家伙。不过你可别指望能从那里面找到什么NC17的东西哦!”

彼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怪物先生红黑色面罩上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就像那人在戏谑地对他挤眉弄眼似的。彼得作为正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他当然知道怪物先生是什么意思,他微微红了脸,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嘿!先生!我不叫‘小家伙’,我叫彼得,彼得·帕克。"

“好吧。我知道了,小彼得。”怪物先生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随即便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电视里的肥皂剧上。

怪物先生并不讨厌肥皂剧,但这次的剧情实在有点无聊透顶,这让他有些昏昏欲睡。不过男孩一声惊喜的大叫却吓跑了怪物先生眼皮底下的瞌睡虫。

"您竟然有星球大战的蓝光碟!先生,介意我看场电影吗?"男孩的眼睛里就像包含了上亿束璀璨的星光,亮晶晶的,哪怕这可能会灼伤自己的眼睛,他还是无法转移目光,那真是太美了!

怪物先生揉了揉眼睛,瞥了眼墙上的挂钟。

“现在已经是乖宝宝该上床睡觉的时间喽?”

“我成绩很好的!偶尔也该让我放纵一下嘛!Please~”

“嘿!那可不像是好学生会说的话……不过,哥喜欢!”

“所以,我们一起吧?”

Dame it!

他就知道,面对那么一双puppy eyes,他根本什么也拒绝不了!

夜已深了。电视机上还在播放着各种绚丽的特效场景,怪物先生侧头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已经陷入熟睡的男孩,无奈地叹了口气,隔着面罩在男孩发顶之上落下一个羽毛般的吻。

晚安,我的男孩。




内德觉得彼得最近很奇怪。他总是焦急地等待着放学,他甚至能在放课铃响的那一刻第一个冲出校门!内德以前可没发现彼得在运动方面也如此颇有潜力。更可怕的是!彼得,又一次,拒绝了他们的死宅之夜!这太可怕了!难不成彼得偷偷背着他成功脱单了?所以每天放学都急着去见女朋友?内德的小眼睛里散发出了怀疑的微光。


午饭时间,内德凑到了彼得身边。

“我说,兄弟!你最近在忙些什么?”

“唔……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彼得吃着淋满了枫糖浆的卷饼,含糊不清道。

“天天都急着回家可不像没什么……”感受到彼得的敷衍,内德不满地嘀咕道。

嗯……卷饼搭配枫糖浆竟然意外的好吃,不过还是有点太甜了,也许下次该建议怪物先生少加点枫糖浆……

“我说!彼得!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正在神游天外的彼得突然被内德的一声大吼唤回了思绪。

“不!我……我没有!哦!天哪!内德你在乱说什么?!”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内德并没有想到彼得会有如此巨大的情绪波动,这很不寻常。

注意到彼得诡异的神情,内德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嘴比较好。

“呃……没有就没有吧……我只是觉得你刚才吃东西的样子可真像某些恋爱中的小情侣……”

彼得的神情又诡异了几分。

“咦?这卷饼味道不错耶!梅婶厨艺有进步啊……”

内德还在一旁絮絮叨叨,然而彼得已经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自从上次的借宿意外之后,彼得和怪物先生迅速熟络起来,他们现在已经是超凡好朋友啦。

彼得几乎天天放学后都会来找怪物先生,哪怕只是单纯的聊天都能让他那天不怎么阳光的心情瞬间晴朗起来。那种感觉很难描述,仿佛他们就像多年后重逢的老友。彼得能够跟上怪物先生跳脱的思维,而怪物先生也能接得上他千奇百怪的老梗。两人间不可思议的契合度令彼得深深着迷。

然而今天内德的话却让彼得深陷尴尬的泥潭。他根本不敢承认,在内德说到“谈恋爱”这三个字时,他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竟然是怪物先生,所以他才会那么激动。

我喜欢怪物先生吗?

可是我都不知道他的长相,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彼得不是没有问过怪物先生的名字,但换来的只是怪物先生轻飘飘一句:“叫哥怪物先生就好。”这让彼得非常受挫。

并不是羞于承认“喜欢上”的事实,彼得只是感到迷茫,自己的这份心情是否代表了恋人间的喜欢?毕竟宅男如他,从来没和女孩子谈过恋爱,唯一称得上是感情经历的也就只是对丽兹学姐产生过朦胧的好感。

破天荒的,彼得决定到网上寻求情感帮助,有人提出了好主意。对方说可能你们平时像朋友一样相处惯了,反倒察觉不出一些友达以上的暧昧,这时候来个火辣的约会也许会有帮助哦。

没错!彼得决定今晚要约怪物先生一起出门!他都计划好了,明天刚好是周六,今天玩得晚一点也没关系,而梅婶那边,他说去内德家玩了,晚上不回来。万事俱备,只差彼得对怪物先生说出这件事了。

偏偏彼得就是开不了口,他大概能够猜到怪物先生为什么戴着面罩,为什么只选择在人少的深夜出门,也许他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脸,不想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彼得见过怪物先生偶尔露出的坑坑洼洼的皮肤,他能想象那样的状况出现在脸上想必无论是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他并不想强迫怪物先生出门。

怪物先生察觉到今天的男孩有点不对劲,总是欲言又止,又局促不安地偷偷盯着他看。

也许是什么难以启齿的青少年烦恼,比如怎样和新交的女朋友来一次愉快的床上体验?

怪物先生一不小心捏断了手中的勺子。

最终怪物先生还是决定关心一下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小彼得,你今天到底想说什么?别再吞吞吐吐了,你这样让哥想起了便秘的感觉,哦,那可真痛苦。“

男孩立刻露出了不赞同的神情,怪物先生明白,他一定是在嫌弃自己这个比喻是多么糟糕! 

“先生,我只是……我今晚想和您出门!”男孩闭着眼睛,大声地吼出了这句话。

怪物先生愣住了。

丘比特那个穿着纸尿裤的坏小孩今天来光顾我了吗?

他再一次被爱神之箭射中了心脏。



出乎意料的顺利。

当彼得和怪物先生坐在空荡荡的电影院里等待电影播放时,彼得对这次出行仍然有一种梦境般的不真实感。

稍早之前,怪物先生带彼得去吃了全纽约最好吃的墨西哥卷,那味道可真不赖!不过彼得还是觉得德尔马先生的三明治更好吃一点,就一点点。

而现在彼得正和怪物先生一起看一部恐怖片。不过两个人都并不害怕,他们甚至一起吐槽片中的女鬼爬行姿势是多么搞笑!

好好一部恐怖片硬生生被他们变成了喜剧片,还是台词特别多的那种。

毕竟是夜场电影,结束时也快深夜两点了。彼得和怪物先生去附近的公园吹了会风,直到彼得觉得有些冷时,他们才结伴往家的方向走。

“谢谢您,先生。这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哦,不客气,小男孩,哥也有享受到就是了!”

怪物先生面罩上的眼睛弯成了两轮新月,何止享受,他可是占了个大便宜啊!只可惜要是这段路能更长点就好了。在怪物先生看到自家门口那盏路灯时,不禁在心中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一大一小站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影子也被拉成了长条形。

“睡衣宝宝该回去睡觉啦!零点已过,哥这位仙度瑞拉也要赶紧回家啦,不然魔法一消失,哥会化身成恐怖的怪兽的,吓到你就不好了!”

对于怪物先生的各种俏皮话,彼得从来不吝啬自己的笑声,他笑着,突然觉得他可以再问一次怪物先生的名字,莫名的,他就是觉得现在的话怪物先生一定会告诉他的。

彼得注视着怪物先生面罩上的眼睛,神情异常认真:“先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彼得就那样直视对方,没有丝毫胆怯,他突然觉得怪物先生面罩后的双眼也在认真地看着他。

“韦德,韦德·威尔逊。”

彼得看着身前的怪物先生略微弯下腰,隔着面罩,吻上了他的唇。





彼得已经有三天没有去过韦德家了。这要从彼得红着脸从路灯下落荒而逃后开始算起。

三天很短,至少在几十年的漫长人生中,有很多个三天;三天也很长,长到足够一个人想清楚一件事了。

那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吻,但在彼得心里又似乎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想他是喜欢韦德的,不,彼得肯定,他喜欢韦德。

因为,对于这份不合时宜的亲密他没有觉得厌恶,没有觉得被冒犯,他只是觉得羞怯。

这份心情无疑是最好的证明,他喜欢他的证明。

更不用说,没见到韦德的这三天,彼得只要脑子一空下来,就会不由自主地会想起这段时间以来他和韦德相处的点点滴滴,他们一起吃过的食物,一起看过的电影,指尖传递而来的温度,以及纷乱的言语中隐藏的真情。

每当这时,脸上的温度在升高,心跳的频率在加快,彼得终于明白有些东西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情境,它存在于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并不浓烈,却足够温柔。

彼得能搞明白自己的心意,但他却猜不透韦德的心思。

韦德为什么要吻自己呢?也许他也喜欢我?

彼得怕自己会错意,怕自己被拒绝。

青少年的勇气总是能战胜这些害怕,因为他们还年轻,还没到患得患失的年纪,想要什么,他们就会去争取,毫无顾虑,不计后果,彼得也一样。

所以彼得再一次站在了韦德家门口,这一次他不会再逃了,他要大声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玛格丽特姐妹酒吧。

威瑟看着那个喝得烂醉的男人,忍住了想把他丢出酒吧的冲动。

这位朋友——混蛋韦德,于今天下午突然闯入他的酒吧,接着就窝在角落一声不吭灌酒,威瑟上前跟他进行日常互怼,没想到韦德不仅反常地没有回嘴,还鬼哭狼嚎了起来,不停念叨“我失恋了”“他已经三天没有来了”等语句。

威瑟才懒得管韦德是不是被人甩了这种事。

拜托,长着一张可以出演猛鬼街的脸,被人甩不是很正常吗?威瑟只知道要是再让这个醉鬼在他酒吧胡闹下去,他今晚就不用做生意了。

威瑟顺走了韦德口袋里的手机,点开了联系人的图标,原本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会在那里面看到除自己以外能够联系的人,直到一个备注为“宝贝男孩”的号码出现在视野中。

哦~这就是韦德心心念念的小可爱么?有意思。

威瑟顶着恶趣味十足的笑容,拨通了号码。

“嘿,男孩!不来接一下你的醉酒Daddy么?”



彼得吃力地将韦德拖上了床,他气喘吁吁,盯着半梦半醒,一身酒气的男人,有点生气。

他下午来过韦德家,当时等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他以为韦德不想见自己,心里很是难受,没想到韦德是跑出去喝酒了!

“小彼得……?”彼得还站在床边生闷气,床上的人却开始胡言乱语了。

一开始还只是抱怨什么某家店的墨西哥卷超级难吃巷子里的野猫总是对他那么不友好威瑟又用劣质酒来糊弄他了……说着说着,韦德竟然说起了一些令彼得无比震惊的事情。

解救树上的小猫小狗?给老奶奶指路?甚至和内德的聊天内容?

韦德怎么会知道这些?他可从来没对他说过。

彼得觉得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他蹲下身,凑到韦德耳边,用一种近乎诱哄的声音说道:“先生,您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唔……看,看到的啊,就,就透过窗户……嘿嘿,他可真好看,像个小天使……”

彼得捂住了自己的脸,只可惜红得滴血的耳尖还是暴露了他真实的内心反应。

韦德·威尔逊就是个大笨蛋!现在男孩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从宿醉中醒来实在说不上是什么美好体验。

韦德揉着头痛欲裂的脑袋,使劲回想着自己昨晚到底干了些什么。

“早安,先生。”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

韦德几乎是一脸呆滞地看向了声源,万幸面罩还安安分分待在他的脑袋上,男孩应该看不见他傻气的模样。

“或者我可以叫你韦德?”男孩慢慢走到了韦德身边。韦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好,韦德,你听好了。”男孩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紧张,韦德突然有点好奇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我喜欢你,希望你能跟我交往。”

“什么!你没毛病吧?!”没错,这就是韦德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

“当然,我很好,至少比某个一夜宿醉的人清醒多了。”也许是韦德的错觉,但他就是觉得从这句话中听出了嘲讽的味道。

“嘿,男孩,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哥是个比你大很多的老男人,长得还丑,难道你以为这面罩下是一张帅得惊世骇俗的脸么?好吧,至少惊世骇俗没错。”

彼得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我不介意那些,韦德。”

“哦!也许当你看过哥这张脸之后就不会这么说了……”韦德耸耸肩,并没有把彼得的话当回事,“小彼得,哥可以当这是一个愚蠢的玩笑。现在,赶紧回家去吧。”

彼得觉得自己的怒火上升到了顶点,有濒临爆发的趋势。

韦德总是这样,总是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子,总是不认真听他说的话,总是恶意满满地嘲讽自己,总是宁愿独自背负所有的痛苦,甚至都不让他知道!这可真是……难道……难道他不知道,这会让他很难过吗?

哦!该死!他本来应该生气的,应该冲着韦德大发脾气,应该在韦德拒绝他的时候狠狠揍他一顿……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他那么想哭呢?

泪水失去了控制,不断从眼眶中涌出,让那两颗蜜糖色的玻璃珠染上一层晶莹的水色。

韦德被彼得吓到了。他知道怎么让那些被他吓哭的小孩停止哭泣,也许一颗糖果?不过,对于眼泪直掉的彼得,糖果大概解决不了什么。

彼得一边哭着一边揪住韦德的衣领,抽泣道:“你明明,明明是喜欢我的……我知道你喜欢我!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呢?”

一切都乱套了。事实上韦德应该再狠心一点,但他没法拒绝这一切。他的男孩,他喜欢的男孩,突然告诉他“我也是”。

这简直是一部烂俗的爱情喜剧!


韦德决定缴械投降。对男孩,也对这该死的命运。

放下了方才的尖锐,韦德轻拍着彼得的后背,轻声道:“我的好男孩,你应该和一个与你年纪相仿的漂亮姑娘在一起,而不是我,这会毁了你的,哥并不想害你。”

“这对我来说是好是坏不是你来决定的,韦德,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彼得把脸埋进韦德的胸膛,声音闷闷的,"但是,我愿意去相信,相信我们的未来会变好的,至于现在,我只想问一句话,你,喜欢我吗?”

这可真是让人没辙。韦德默默地抱紧了彼得。

“好吧,好吧。哥没办法骗你,我喜欢你,男孩,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好不容易哄好自己的新晋小男友,韦德就忙着去厨房煎了一堆卷饼,他可不想和男孩交往的第一天,两人就因为饥饿而死。

吃早餐的时候,彼得一直死死盯着韦德露出的半边下巴。

“韦德,你能把面罩摘掉吗?”

听到这句话,韦德剧烈地咳嗽起来——呛到了。

“你不会打算以后对着自己的男朋友也要一直戴着面罩吧?”

“咳咳,应该……不会?”注意到彼得瞬间锐利起来的眼神,韦德无奈地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哥拿掉总行了吧!”

也不墨迹,韦德迅速地摘下了面罩,一瞬间他的脸暴露在空气之中,也完完整整地呈现在彼得面前。

彼得傻愣愣地看着韦德,最真实的韦德。

“嘿,被吓到了吗?现在说分手还来得及,我还不至于太难过,毕竟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不!我没有!我只是觉得这……这可真酷!我是说。”

哦!青少年的奇怪审美。

“韦德,我能吻你吗?”彼得再次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天哪!小鬼你是认真的吗?看着这张脸也能下嘴?”韦德阴阳怪气地尖叫道。

彼得一瞬间涨红了脸,有害羞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生气:“韦德!不要那么说自己……所以,我能吻你吗?”

男孩鼓起脸颊,语气强硬地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说的话,像在赌气。

韦德的眉眼瞬间温柔了几分:“你知道的,男孩,我不会拒绝你的,我办不到。”

彼得靠近韦德的脸,对着那带有伤痕的嘴唇直接贴了上去。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吻。

吻完之后,彼得也只是继续盯着韦德看而已。

“你在看什么?我可没有被女巫下咒,是不会变成王子的。”

男孩被逗笑了,将下巴抵在韦德的肩膀上抖个不停:“我也不是贝儿那样的漂亮女孩呀!所以,我们扯平啦!”

韦德笑了,将脑袋抵在彼得的肩膀上。


怪物先生搂着他的男孩,如同身怀独一无二的珍宝。


 

好了好了,故事散场了。

什么?你问王子去哪了?

不好意思,有时候怪物就是怪物,不会像童话故事里那样因为一个吻就变成帅气的王子的!

哥知道有些读者接受不了男孩和怪物这样重口味的设定。

不过……管它呢!哥喜欢就好。


Fin.


评论(7)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