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梦间集/木无】无心 (下)

*机器人or人类木剑×人类无剑,无剑男生

*灵感来源于GUMI同名歌曲心做レ,建议大家听一听sou版本,哭腔非常感人

*有部分第一人称视角,微虐,结局略伤感(大概)

*自己都混乱系列,ooc属于我




“……无剑,少抽点烟吧,对身体不好。”木头摆好桌子上的饭菜,瞥见无剑还在一旁抽着烟摆弄手机,终是忍不住出言相劝。

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无剑一边坐到了饭桌旁,一边随口敷衍道:“是是,我知道了。”

咦?是不是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看着手中尚未熄灭的烟头,无剑的思绪越飘越远。

“咳咳……”呛人的烟味刺激到了神经,无剑忍不住咳嗽起来,“喂!臭大叔!你少抽点烟,我可不想你比我早死!”

“啧,才多大的小鬼就这么啰嗦……”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木剑还是乖乖地将手中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内,“不过啊……就算我不抽烟……我还是会比你早死的。”

似是对木剑说的话感到不满,无剑不高兴地鼓起脸,轻踹木剑的膝盖。

任谁也没有想到,当时的一句玩笑话,却会在日后一语成谶。

啊啊,原来是这样。

你不在的时光里,我逐渐变成了你的模样。

是夜。

夜色能够孕育出漫天的星空,也同样能够诞生出无尽的黑暗。

而此时的无剑正深陷于那暗无边际的噩梦之中,找不到出路。

车子撞上了道路旁边的栏杆,滋滋的火花从眼前一闪而过,在一阵天旋地转中,无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急速下落,直至头部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之后他便陷入了一片深沉的黑暗中。

黑暗让无剑感到恐惧,愤怒,以及——深深的憎恶。

因为它夺取了无剑深爱的人啊。

木剑紧紧地将无剑抱在怀中,满头的鲜血与闭合双目安详得犹如睡着的神情形成强烈对比。

不过无剑并没有心思去分辨这些,他只知道——这个人,木剑他没有了呼吸。

再也听不见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直到现在,只要想起那时睁开眼看到的画面,无剑还是会觉得全身发冷,心痛到无法呼吸。

木头看着身旁即使熟睡着仍然瑟瑟发抖,眼角不断溢出泪水的无剑,突然觉得某个地方很痛。

好痛啊,双手不由自主地揪紧了胸前的衣襟。

可是,到底是哪里在痛呢?

木头将无剑轻轻搂入怀中,不断拍打着他的后背,同时口中还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带着安静的味道,仿佛回到了过去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青年温柔地抱着少年,两人双双进入梦乡。


无剑住院了。

病来得突然,却在独孤的意料之中。

无剑从小就有心疾,辗转了几家医院的著名医师,他却固执地不愿意配合治疗。

直到木剑出现。

木剑是独孤专门为无剑请的家庭医生,没想到两人意外地合得来,甚至发展出了超过医患关系的感情。

独孤并没有阻止——无剑已经失去了太多,这一点点的出格若是能换来他的幸福,足矣。

然而。

那场飞来横祸却将原本美好的未来毁得一干二净。

或许,自从木剑去世后,无剑的心疾就隐隐有恶化的趋势。

只不过,谁都不知道罢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无剑,独孤语气平平道:“你还不打算把那件事告诉他么?”

听到这话,无剑笑了起来,那笑容却再不复过往的活力,平添几分憔悴:“有些事不是他自己想起来的话根本没有意义啊……”

“哼。”独孤轻蔑地发出一声鼻音,仿佛在嘲笑无剑的固执,“你果然是个傻子。”

话落,独孤毫不留情地转身就走,快到病房门口时,身后传来了无剑微带笑意的声音:“哥,我死了以后,你可不要哭啊。”

独孤身形一顿,终是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看着独孤递过来的一把钥匙,木头面露疑惑:“这是什么?”

“这是二楼尽头房间的钥匙。”独孤一声叹息,糅合着无法派遣的无奈与悲哀,“你进去看看吧。”

也许你看到那些就能明白什么吧。

无剑,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我面对独孤复杂的神情,一脸莫名地接过了钥匙。

那个房间里到底有着什么东西呢?

当我踏入其中的时候,似乎明白了什么——那里是被封尘已久的回忆。

无剑和……我的回忆?

不,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或者说是我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衣柜里两人颜色分明的衣服,床旁边一大一小的拖鞋,柜子上数不清的相框……

整个房间都承载了两人的回忆,温馨而甜蜜,如果不是一人已逝去,另一人卧病在床的话。

我轻轻拂去相框上的薄薄尘埃,无剑如同暖阳一般快乐的笑容映入眼帘,他旁边的英俊男人嘴角挂着一抹无奈的笑,看着无剑的目光却柔和至极,偏生出几分宠溺。

那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笑容。

原来,这就是无剑深藏心底的秘密——我是……咦?我到底是谁?

无数的记忆碎片犹如爆炸般在木头的脑海中疯狂肆虐,那些陌生的,却又熟悉的画面。

这是我的记忆吗?

一瞬间胸口突然涌上令人窒息的痛苦,木头几乎无法稳住身形,直接跪倒在地。

他狠狠地捂住胸口,只觉得胸腔之中,好似有什么东西想要转动起来,搅动着周围的血肉与神经,痛得让人生不如死。

可是,他明明不是人类啊……

错乱的记忆,莫名的剧痛,崩坏的身体。

所有的一切都在指引木头拨开重重迷雾,直至目睹那残酷的真相。

无剑躺在床上,面上带着氧气罩,惨白的肤色几近透明,青紫色的血管若隐若现。

这是个将死之人。

他丧失了生存意志,即使再精密的治疗也拯救不了他那颗停止跳动的“心”。

木头站在无剑的床边,犹如静止的雕塑,深深地凝视着他。

“无剑……我只是一个替代品么?”略长的额发遮住了木头的眼睛,让人分辨不清他的表情。

“嗯?……原来是你啊。”无剑微睁开眼,涣散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房间的天花板,嘴中念叨着意义不明的话语。

“无剑,我很痛苦……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我很快就能来陪你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出了故障?”木头的声音陡然上升,语气中带上了一起急躁,“无剑!!你告诉我啊!!!”

房间内是一片令人沉重的静默。

“你在说什么啊……从始至终,我爱的人只有你啊。”无剑抬起了他那只几乎瘦到皮包骨的手,轻抚上木头的脸颊,“木剑。”

眼眶蓦然间泛起一阵热意,好像有什么液体从眼中流下。

落下的眼泪化为最后一个齿轮,我能感觉到胸腔之中有什么正在有力地跳动着。

我想起来了……我的名字是——木剑。

手无力地垂下,床上的青年闭上了双眼,伴随着仪器刺耳的提示音,屏幕上不断起伏的线条最终变为一条直线。

空寂的病房内只余下男子痛彻心扉的哭声久久回荡。

大概真的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毕竟我连最普通的计算做起来都很费劲了,这个身体也差不多该迎来它的终结了吧。

无剑离世之后,我仍然一直都守在我们曾经的那个家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就好像……就好像他从不曾离开一般。

你说怎么会有人这么残忍呢?

他教会了我如何去爱,当我终于能够回报他时,他却义无反顾先一步离我而去。

徒留我在这个遍地荒芜的世界中无望地活着。

当一个人连活着都觉得痛苦的时候,该如何去面对这个世界呢?

我不知道,也没有人能够给我答案。

没有了所谓生命的束缚,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静静等待这具身体腐朽衰败的那一天。

直到时间允许我去往他的身边。

独孤冷漠地看着这个保质期即将走到尽头的机器,随口对身边的下属道:“拿去销毁了吧。”

身体被拆卸,零件被解除,原本人形的机器终是变得面目全非。

然而,令众人惊诧的是——在那胸腔之中有一颗仍在跳动的机械一般的心脏。

三个月后。

据媒体报道,被誉为“人偶之父”的独孤先生发布了最新的实验结果——“机械心”计划获得突破性成功。

——FIN

嗯……可能有点意识流,大家意会一下?
这里木剑的设定类似hybrid child,需要爱和感情才能够启动机械心,成为无限接近于人类的存在。
我其实是想表达当人工智能有了感情,而人类却无法给予他们对等的感情时,一些迷茫,挣扎与痛苦的感受,感觉中途主题跑偏了( •̥́ ˍ •̀ )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