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梦间集/木无】无心(上)

*机器人or人类木剑×人类无剑,无剑男生

*灵感来源于GUMI同名歌曲心做レ,建议大家听一听sou版本,哭腔非常感人

*有部分第一人称视角,微虐,结局略伤感(大概)

*自己都混乱系列,ooc属于我


——呐,你知道心脏跳动着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我……不知道呢。

到底过去了多少年呢?

对于人工智能来说时间的流逝是没有意义的,每天总是做着相同的事,说着相同的话,看着不同的人上演类似的戏码。

但是,为什么我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呢?

感觉到那个人……离开了很久很久。

从睁开的眼睛的那一刻我就被打上了次品的标签,到底是哪里不够好呢?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直到——

“哈哈哈哈哈哈,这货是什么情况?没想到被称之为‘人偶之父’的你竟然也会有失手的时候?”那个少年笑得极其夸张,却并不让人反感,他旁边站着的是我的创造者,用人类的说法,大概是像父亲一样的存在。

独孤皱着眉头,面带嫌恶地冲着正疯狂大笑的无剑吼道:“笑够了没,混蛋!除了情感模拟和识别功能,木头在其他方面几乎都是完美的存在好么!而且……”

谈话的突然中断让无剑挑挑眉毛,一脸玩味:“而且什么?”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独孤犹如漏气的气球,一瞬间神情黯淡,他握了握拳头,终于吐出了冷酷的话语:“人工智能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有感情。”

无剑瞥了眼身旁脸色阴沉的独孤,轻声叹了口气:“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父亲大人’。其他人说什么很重要么?”

“无剑……”

“话说,这东西你不要的话给我怎么样?我可是很缺一个智能保姆呢!”还没深沉个三秒,无剑就换上了原先玩世不恭的嘴脸,笑嘻嘻地打劫独孤的研究成果。

“…………喂,你不要抱有多余的期待哦。他已经……不是他了。”独孤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覆盖上警告的色彩。

“哈哈,你在说什么啊……怎么可能……”少年戏谑的脸上划过一丝莫名的苦涩,一瞬而逝。

他们两人好像说了什么,之后我的主人就变成了那个少年,并没有什么可不满的,说到底我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服务人类,所以无论主人是谁都无所谓。

是的,原本我是这么认为的,可是……随着时间流逝,我竟然对他产生了莫名的执着。

——如果不是他的话,不行。

这到底是什么心情?不,机器是不会有心情这种东西的,或许是我出故障了。

那时的我是这么想的……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那不是故障,那只是……

“啊……你老是一个表情好无聊啊。”无剑看着已经和自己生活了一段日子的人工智能——木头,发出了无趣的抱怨。

“主人想看什么表情?”木头保持着死板的面瘫脸,就连说话语气也是一如既往地死板。

“啊……不是那样的话是没有意义的。”无剑并没有回答木剑,而是烦躁地挠着后脑勺,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抱怨。

“主人……你到底在期望着什么?”看着无剑苦恼的神色,木头死板的机械音中竟然带上了一丝姑且称之为疑惑的情绪,“告诉我,我什么都会做的。”

我能感觉到,主人他……心中无法派遣的烦恼和对我不可言说的期待。

到底想要什么?明明只要说出来就可以了。

因为是主人,所以我什么都会做的。

“我都说了!那样是……”无剑愤怒地看向木头,然而在视线触及那张脸庞时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双手揽住木头的脖颈,直视着那双无机质的瞳眸,荒诞的言语传入木头耳中,“我要你……爱上我。”


我明白的——那是我无法给予的东西。

所以,为了弥补自己的无能,其他任何一切我都可以满足主人。

无论是悉心的照料还是温柔的呵护,甚至拥抱亲吻,我都可以完美地达成。

然而我却始终没有发现——那道横亘在我和他之间名为“悲伤”的裂缝从来没有填补,甚至愈来愈深,直到不可挽回。

“唔……痛……”无剑紧紧攀附着木头宽厚的背脊,指尖与对方的肌肤亲密接触,伴随疼痛留下细密的暧昧红痕。

“我……要停下来么?”盯着无剑轻微皱起的秀眉,木头对接下来的行动感到犹豫。

“不,继续……求求你……”无剑双手捂住早已泪湿的眼眸,声音中隐隐带上哭腔,“别丢下我……木剑……”

极端的快感支配了软弱的意识,攀上顶峰的那一瞬,无剑的大脑一片空白,迷蒙之中他似乎看见了木剑,那个混蛋正抽着烟,继而露出了熟悉的笑容道:“…………”

他说了什么?

“无剑,别看了,给我睡觉!”木剑揉了一把无剑的鸡窝头,强硬地抽走他手中的书扔到一边,直接把人像提小鸡似的甩到了床上。

“好啰嗦……我睡不着嘛~陪我一起睡啊!”无剑笑嘻嘻地拉住木剑的衣角,还顺势亲了对方一口。

“小鬼……别玩火。”木剑拍开无剑的脑袋,眼神中透着无奈,“我会……等你长大的。”


“等我……长大么?呵。”无剑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圈不断上升,绕成一个个令人眩晕的旋儿,“可惜你等不到了。”

扔掉手中的烟蒂,无剑离开了空旷的海边,他准备回家了——在那里,有个人在等他呢。

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和木头相守已有十年之久,而距离那个人去世也有二十多年了。

十年之前,他以主人之名对木头说出“爱上我”的命令,从那以后,木头一直完美地饰演着“完美伴侣”的角色,而我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一切。

现在算是个什么情况呢?幸福?不,并不是那样。

苦苦坚守的执着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幻象,
终究他还是不在了,过往那些美好的回忆也无法重现。

我现在就是一个可怜的失败者,在自己构筑的世界中寻求着并不存在的安慰。

之前独孤也曾警告过我不要沦陷于人工智能的温柔,原本我也觉得自己不会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但是我显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

毕竟……站在那里的是自己喜欢着的爱着的人啊,继承了他的容貌,他的记忆,他的感情的存在,我如何能视而不见?

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道路——相信,相信木头能够想起来的,那个我和他的曾经。

因为这事,独孤陆陆续续地找过他几次,但他不听劝告,依然我行我素,最终导致的后果便是独孤再没有找过他,甚至断绝了来往。

无剑明白,独孤他只是不愿意,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弟弟毁在自己创造出来的实验品上罢了。

就像当年木剑去世的时候,独孤也是不愿他继续浑浑噩噩自暴自弃下去,才答应了他利用木剑进行自己的新实验——能够让木剑重新回到他身边的创新技术。

然后……实验失败了。

但,至少木头还在不是么?

——TBC

短小……原本想一发完结的……_(:_」∠)_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