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梦间集/全员向】无剑大大罢工啦!!(4)

*无剑中心,私设男孩子,本章无剑GET新技能

*内含cp:曦孤,屠倚,绿铃等,本章木无上线

*吐槽文风,放飞自我,脑洞奇大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无剑坐在曦月对面,手里捧着孤剑给他泡的茶,心里分外忐忑。

“所以说啊······“曦月懒散地瘫在椅子上,心不在焉地玩着自己那缕挑染成金色的头发,”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

观察到曦月那副明显不想多管的表情,无剑仿佛感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但他还是继续道:“你们不是前辈么?我也只好来找你们商量一下啦。“

待在一旁正在看外文名著的孤剑突然停下了手中翻页的动作,将滑到额前的头发揽到耳后,一双宝蓝色的眸子静静地看向无剑:“为什么当事人没有来?而且他们之间的矛盾你也说得模棱两可,这样我们根本无法得到有效信息,更谈何解决方法?”

“那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啦!”一扫面对无剑的漫不经心,曦月笑嘻嘻地凑到孤剑面前,揽住了他的腰,“这小子一定是在哪里偷听才会知道这些事的,我说的没错吧?”

被秀了一脸加膝盖中箭的无剑:无!法!反!驳!

“而且说到底跟你无关吧?何必多管闲事?”

听着曦月那凉薄的话语,无剑内心突然涌起无名的怒火:“虽然谈不上是朋友,但他们对我也很友善啊!想帮帮他们有什么错,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了,何必挖苦我?“

话落,无剑故意摆出一副很有骨气的嘴脸转身就要离开,知道即将走出房门,他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如机械般地回过头:孤剑依然在面无表情地看书,曦月则搂着孤剑一脸坏笑。

拜托你们挽留一下我可以吗?还有曦月你别笑了好么?!一看就知道等我一离开你要做什么!孤剑大大也有点危机意识好不好?

瞄到无剑站在门口的身影,曦月立刻换上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啧!”

妈的!你还咂舌!?是有多希望我走啊!好吧,打扰别人谈恋爱的确是很不道德的行为·······但是!我偏不让你如愿!

许是曦月那恶劣的态度激发了无剑的熊熊斗志,无剑顶着曦月“你特么给老子快点滚”的眼神,把目标转移到了孤剑身上。

“孤剑大大~请你帮帮忙吧~“无剑非常破廉耻地发动大招——撒娇卖萌,经过他的观察,像孤剑这种外冷内热的人就和他那个蹭得累三哥差不多,吃软不吃硬的,至于曦月······呵,无剑表示不想和这种冷血动物说话,并扔出一群神烦狗(doge)。

饶是孤剑定力再好,也没办法无视蹲在自己身旁露出湿漉漉小鹿眼的无剑小朋友,无奈地合上书,孤剑道:“我先说好,再怎么帮忙,有些事终究只能由他们自己解决。“

“嗯!明白!“无剑收起了之前的小可怜模样,脸上挂起了个大大的笑容。

总之,在曦月非常特别极其不情愿的态度下,助攻作战小分队终究还是光荣成立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采取什么行动,五剑境界内突然举行的一个活动倒是吸引了所有住户的目光,某些嗜酒如命的朋友更是情绪高涨。

那就是——品酒大会。

据说是因为这片地的所有者——也就是那个不知名的富豪,因为家中藏酒甚多,一时兴起搞了这么个活动,也算是给自己找个酒中知己。

听完绿竹声色并茂的描述,无剑心里只有一个感受:妈的智障。

“不过这不是重点啦!这次酒会不是能随便喝嘛,绝情谷的淑女,曦月和我们这的屠龙打算拼酒来一决胜负哦!我们私底下都开始赌谁能赢了······嘿嘿,无剑你要不要也来参加一下?”

无剑刚想说不就是赌钱么,反正自己不缺钱,玩一把好了,不过猛然发现用词略有歧义:“参加什么?“这也有可能是要自己和那帮酒鬼拼酒的意思吧?

与无剑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对视着,绿竹不禁露出了尴尬的神情:“其实······淑女说他们绝情谷二对一不公平,让我们再找一个人,昆仑古墓桃花岛他们那边看热闹还来不及,哪会来帮我们啊,我们这边倚天和金铃儿一看就知道绝不会参加这种活动,我又是庄家······所以······“

啊啊,所以只剩下我了是么?

无剑顶着他具有代表性的死鱼眼,冷淡道:“我是不介意参加,但先说一句,我之前从来没喝过酒,所以比拼什么的我没什么把握。“

“哈哈哈哈,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参加就好,反正也没人会指望你赢。“绿竹爽朗一笑,拍了拍无剑的肩膀。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我怎么就是觉得不太爽呢?算了,这个姑且不提,还是赌钱的事比较重要。

“他们三人的胜负比率如何?”一扯上和钱有关的事,无剑瞬间总裁附体,大脑里什么概率百分比统统上线。

“唔,不好说,不过看已下注的情况,投淑女的人稍微多一点······”

“这样啊······那就投······“

就这样,一场品酒大会硬生生被一群人变成了拼酒大会。

酒会当天,人潮涌动,就连古墓那群理科宅都被炸了出来,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和淑女他们一样嗜酒如命,但是难得有人傻钱多乐意拿出陈年佳酿供人品尝,对于五剑境界里这群人精,当然就是一句话——不喝白不喝嘛!

躲在酒会后台的木剑又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心里嘀咕道:最近好像总被人惦记啊······啊!一定是无剑弟弟想我了~

幻想着美好的兄弟情深的画面,木剑悄悄离开了正热闹非凡的酒会,向无剑的住所摸去。

而此时的酒会现场,在众人都多多少少品尝了些许名酒之后,拼酒大赛正式开始了。

看见无剑上场时,底下不时传来哄笑声,就连场上作为同伴的屠龙都不禁无语了——这个一张娃娃脸的小个子到底哪里看起来会喝酒啦?!估计毛都没长齐呢吧!

无剑倒是不甚在意,反正他是被赶鸭子上架的。

一杯接着一杯,酒水陆续消失。

曦月和屠龙那真是大口大口地猛灌,一看就是速度派,而淑女喝起酒来也是洒脱不羁,虽说没有豪饮之姿,但让人看了就是痛快。

至于无剑······嗯,他就是在喝而已,也没啥动作表情,就像是普通的在喝水一样。

不过,任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倒下的竟然时曦月!无剑还在那里·····喝他的“水”呢。

曦月似醉非醉的样子,搭在孤剑身上像只大狗一样往他脖颈里凑,孤剑抚摸着曦月的后背,安抚道:“回去给你泡醒酒茶······”这么说着,两人靠在一起向绝情谷走去。

正在喝酒的无剑暗自翻了个白眼:装啥装?就那演技也就只能骗骗那些无知的围观群众,一看就知道是在借酒装醉,说不定回去后还会趁机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心机男啊心机男。唉,孤剑大大你自求多福吧。

默默在心中为孤剑点了跟蜡蜡,无剑继续埋头苦干起来。

接着,屠龙也喝跪了,他倒是没曦月那么多小动作,被倚天扶着沉默地到一旁休息去了,毕竟人家是真醉了。

眼角的余光瞄到屠龙倚天相依的身影,那一晚倚天的自言自语再次在脑海中响起——“怎么可能······讨厌啊······明明是······喜欢。”

唉,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

淑女注意到对面的无剑似乎在神游天外,品酒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那股争强好胜的心思让她忍不住提醒道:“小朋友,现在可还在比赛中哦~”

一句话便把无剑的思绪拉了回来,注视着对面的淑女,又看了眼底下目瞪口呆的一群人,无剑内心哀嚎,我现在弃权会不会引起公愤啊啊啊!

而身为庄家的绿竹此时正惨遭围攻。

“绿竹你是不是骗我们啊?这像是第一次喝酒的人?”因为赌屠龙输钱了,灵狐的心情相当恶劣。

“信不信我一针戳死你?”同为古墓成员的冰魄也前来助阵。

…………

一群赌了曦月屠龙的家伙们纷纷要求给个说法,惹得绿竹四处逃窜。

而赌了淑女的更是心系战况,紧张到爆炸:淑女,一定要赢啊!这可是赌上你“酒王”尊严的战争!

嘛,关键是你输了我们要赔钱。

不过也有人对淑女相当有自信,比如君子。

“只有喝酒,姐姐她绝不会输给其他任何人!”

却不想下一秒——

“啊啊,我不行了,小朋友算你厉害!”淑女喝完手中的那杯酒,终于瘫在也椅子上,她倒不是醉了,只是喝不下了。

无剑比淑女多喝了一杯,喝完杯中最后一滴,他露出个云淡风轻的笑容,做了个仙风道骨的pose道:“承让承让。”

“本届拼酒大会到此结束,获胜者——无剑!”

随着绿竹朝气满满的声音这场酒会终于落下了帷幕。

因为胜者爆了个冷门,众人赔钱赔到欲哭无泪,当然也有人拿钱拿到手软,比如无剑。

当初决定给自己下注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无剑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32个赞啊!

说实话,无剑之前的确没有说谎,他是第一次喝酒,以前在家里被哥哥看得死死的,从来不让喝这种耽误事的东西,今个尝了尝感觉味道棒棒哒~以后可以多喝喝,嘿嘿嘿~

骚年你这种想法很危险造吗?

酒会完了后,无剑被淑女拉到绝情谷玩去了,顺势又被灌了不少酒,直到天黑才回去。

不过,你别看现在这个人还一本正经地在路上走着,但是他已经醉了好么?!关键他自己不明白,其他人也看不出来。

你见过谁喝醉了还能板着个面孔跟你大吵三百回合舌头还不打结的人啊!?

幸好五剑境界的治安那是绝对有保证的,快递等全部门卫代收,可疑人物一律拒之门外。

无剑总算带着他那颗迷迷糊糊的脑子回到了自己公寓门口,可惜一进屋又被玄关的台阶绊倒,在即将接触地板的一刹,无剑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唔……四哥?”迷蒙之间无剑以为自己回到了那个冷冰冰的家,嘴里嘀嘀咕咕。

木剑嗅到了那股缠绕鼻尖的浓厚酒味,紧皱起眉头,将无剑拖上了床,看着近在眼前的自家弟弟的睡脸,以及那略带酒气的呼吸喷洒在鼻尖,木剑莫名闹了个脸红,正想赶紧起身,不料一双手揽住了他脖子。

无剑就像抱着玩偶一样将木剑拉到了怀里,嘟哝的声音里竟带上了哭腔:“……不要……不要走……”

那三个字清清楚楚地落入了木剑的耳中。

这孩子……大概很寂寞吧。

————to be continued

恭喜无剑大大获得“千杯不醉”的称号哈哈哈٩̋(๑˃́ꇴ˂̀๑)

木剑胜铁剑,无剑胜木剑←木无真的略带感啊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