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梦间集/全员向】无剑大大罢工啦!!(2)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我没有写肉(连擦边球都没有!)却被警告违规TVT


*虽说无剑(男孩子)中心但无剑大大挺惨的⊙ω⊙

*内含cp:曦孤,屠倚,绿铃……已经决定有木无了!

*吐槽文风,放飞自我,脑洞依然巨大




离开绝情谷,无剑跟着合欢来到了古墓。

虽然古墓的景色远不如绝情谷的流水落花,但它胜在安静,并不是单纯的寂静,而是周围的氛围会令人由外而内地感到心静如水。

非常适合应届毕业生和科研人员入住哦~

不过……无剑清了清喉咙,忐忑地问道:“冒昧地问一句,这里为什么叫古墓?”

合欢依旧是一脸讨喜的甜美笑容,故作正经道:“那个啊……据说这块地底下是一个古代贵族的墓穴呢!听起来超厉害有没有!”

“啊,那岂不是个风水宝地?”无剑小绵羊一脸呆萌。

“噗······哈哈哈哈哈逗你玩的啦!如果真有墓穴早就交给国家了,哪能给你建公寓啊!”合欢笑得浑身打颤,一边笑一边继续扔出重磅炸弹,“叫古墓当然是因为以前这里是墓地啊嘻嘻。”

······墓地!?负责人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墓地上面建公寓,你是多不想让人住啊!太不吉利了好么!

压抑住内心的疯狂吐槽,无剑无数次默念:我是无神论者无神论者世上没有鬼没有鬼······

只可惜还没等无剑做好心理建设,大楼内便传出一声巨响,接着一股烟雾伴随着刺鼻的气味向他侵袭而来。

虽然无剑以最快的速度捂住了鼻子还是被那不明气体呛得发出细微的咳嗽声,反观一旁的合欢,则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笑眯眯地问无剑:“怎么样?要进去看一看么?”

喂!刚刚发生了爆炸耶!能不能不要当什么都没发生?!我又不是瞎的!

无剑还来不及做出回答,就听又是一声巨响,这下就连合欢也没法装作听不见了,她蹙起好看的眉毛,飞一般地跑进楼里,用力拍了拍一楼的某扇门,怒吼道:“都说了几次了!不要在屋里做什么化学实验!物业可没钱给你们装修了!”

隔着门只听一道低沉的男声冷冰冰道:“我们自己出钱。”

········合欢又和门那边的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不过无剑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转身走出大楼,午后日光晴好,与无剑那张生无可恋的表情相映成趣。

 

佛曰:我们还是······去下一个地方吧。

 

桃花岛,正如其名,这里种满了桃花,一到春天,漫山遍野的浅红几乎晃花了人眼,只可惜,现在是夏天。

无剑顶着双死鱼眼仔细观察着桃花岛的环境,经历了前两次的惨痛教训,他深刻地体会到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要提前做出结论!

不过·····这桃花岛看起来还好?至少没有遍地情侣,也没有生化武器。

参观到公寓旁的小公园时,远远地便听到一阵欢声笑语。

走近一看,只见一位身着浅绿衣裳的青年正带着几个孩子玩耍,青年看见合欢,还温柔有礼地打了声招呼:“中午好,合欢小姐,你身边这位是新住户么?”

“你也好玉箫先生!嘻嘻,这么小弟弟说不定会住在桃花岛呢!“

“哦~是这样啊!唉,可惜我这边有分水和虎头了,最近毒龙又忙着准备高考,虽然我也希望有新人准进来,但是孩子们很怕生的,我怕影响到他们成长······“玉箫面上一片为难之色。

而一旁被分水和虎头两个小正太围着指指点点的无剑满头黑线:这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也是炉火纯青了,你哪里看到这俩小鬼头怕生了?!

行!我懂的!不就是不想让我住么!我走就是了!

说着,转身打算离开的无剑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住了,用力过猛的他直接左脚绊右脚,十分光荣地表演了一场极其精彩的平地摔。

“小虎你在干什么?说了不要乱碰脏东西了!“玉箫一边拉过小虎,一边对趴在地上的无剑深表歉意,”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喂!我听到了哦!脏东西说的是我么!?

无剑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磕疼的膝盖,瞥到一旁温柔微笑的玉箫,突然觉得心痛直逼心绞痛。

“没关系······我不介意。“生气到只能微笑。

老子日天日地就怕熊孩子!!

 
走在去昆仑山的路上,无剑灵光一闪,骤然间想起一个问题:这里不是只有18至26岁的人才能住吗?!

“啊·····你说分水和小虎啊,他们不住这里啊。“合欢歪着脑袋,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好像是玉箫先生亲戚家的孩子吧,现在不是放暑假嘛,来这里玩的······”

噗······(吐血)无剑表示:让我静静。真的。

 

“额······在进去之前我先问一句,你,不怕蛇吧?”站在昆仑山的牌子前,合欢语带试探道。

“蛇?倒是不怕啦······”一想到自己那个专注打蛇一百年的三哥,无剑十分有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但是——你可没跟我说有这么多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心地避开楼道间四处游走的蛇类,无剑简直欲哭无泪,恨不能一通电话把自家三哥叫来,直捣蛇类老巢。

“不好意思啊,住在这里的先生是个养蛇专业户,经常做一些蛇类毒液研究,和古墓那里的化学系研究生时常有合作······”

“什么?!你说······这些是毒蛇!!”

“啊!放心吧,即使被咬了,灵蛇先生——也就是这里的住户,也能很快帮你解毒的~“

你知道自己一脸笑意地在说些什么吗?合欢小姐姐。

满地乱爬的看起来还挺可爱的小蛇在无剑眼里已经变成了身带剧毒的大魔头,别说继续往里走,我只想立刻马上现在出去好么?

 
无时无刻缠绕着无剑的无力感终于让他明白,无论是这个接待员小姐姐,还是这里的住户都非常极其特别地不靠谱!!

但是一连串的闹剧让无剑身心俱疲:下个地方,不管它到底怎么样,小爷我一定会住进去然后睡它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唯有美食才能将我叫醒!

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无剑来到了最后的目的地——冰火岛。

 
咦?看起来很普通嘛,普通的风景,普通的大楼。

“这么普通的地方为啥要叫什么冰火岛?”又不是在玩森林冰火人。

“啊啦,那当然是因为这里有一家超棒的火锅店和一家超棒的冰淇淋店啦!”合欢猛地一拍手,非常顺其自然地说出了那个相当无厘头的理由。

负责人你过来下好么?打爆你的狗头哦~取个名字还非要装X,信不信我告你欺诈!?

虽然卖点老土了点,但对于现在的无剑来说普通真是再好不过!

决定了!就是这里!

手里拿着房间的钥匙,无剑哼着歌心情舒畅地来到了自己的门前,心情愉悦地打开了卧室的房门,心情惬意地扑向了柔软的大床。

神也阻止不了我睡觉了!

话说刚才合欢好像说这里的住户都出门工作了,估计晚上才回来······啊,不管了,我好困,睡了。

抱着自己的小毛毯,无剑陷入了美好的梦乡。

“乒乒乓乓······”什么声音?

“哼哼哈嘿······”好吵啊······在打架么?

“喵······喵······”猫?这里还能养宠物啊······

“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吵死了!

到底哪个傻X一大清早在扰民啊!

顶着犹如巨无霸汉堡一般的巨大起床气,无剑一掀被子鲤鱼打挺地从床上翻身下来,径直走向大门口,气势汹汹地打开房门,千万句美式骂街还没出口,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大脑死机。

我没看错吧······我这是住在公寓里,而不是什么荒郊野外吧?所以······为什么会有人在楼道里做烧烤?还是用的最古老的木柴烧火?

“你就是新房客?哈啰~等会要来串烤肉串么?”棕发青年笑得一脸爽朗,十分熟练地翻转着手中的肉串。

看这动作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小哥你先别笑了,这样很容易着火造吗?

“绿竹,你不要老是给我的猫喂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可以吗?”一名黄衣少年抱着一只纯白的猫咪从楼下走上来,“他现在都不肯吃猫粮了!”

“别这么说嘛金铃儿,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美食耶!“名为绿竹的青年面带委屈地揉了揉头发配上无辜的小语气特别像摇尾乞怜的大狗,相当招人疼爱。

但金铃儿显然不吃这套,依然板着面孔责备绿竹:“不要找借口!你又不能一直做给他吃,这样会惯坏他的!‘

“只要你愿意,我就能一直做给他吃!”绿竹不服气地反驳道。

“唔······”不知怎的,金铃儿突然没了声响,无剑以自己5.0的视力瞄到金铃儿发间的耳朵竟然微微泛起了红色!

老天!我能不能当没看到!其实我是个瞎子!!

老天:认命吧骚年!

被迫闻到一股基佬的气息,无剑大大表示:恨不能自戳双目啊啊啊啊!

 

就在这略感微妙的氛围之间,楼上又想起来之前类似打架的声音。

“啊,他们又开始了啊······”金铃儿带着知晓一切的语气深沉地叹了口气。

“那个······楼上是······什么情况?“带着又开始作死的好奇心,无剑终于忍不住向金铃儿开口道。

“楼上是·····“少年清润的嗓音却被青年们的吵闹声盖了过去。

只听——“倚天!我们来比试!只要你能打败我,‘武林至尊’的称号便是你的了!“

“我说过了,习武不是用来打架的!“

“哎!你别走啊!”

·····················

无剑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大楼,一抬头,万里无云的澄澈蓝天分外令人心旷神怡,深呼吸一口气,只听一道声音响彻云霄:“我的身边为什么没有一个正常人啊啊啊啊啊!!???”

在线等!挺急的!!

————to be continued

其实无剑大大的定位大概就是吐槽担当,神助攻以及每天都被秀一脸哈哈哈 (ᕑᗢᓫา∗)˒

直到被基友提醒才发现2没了的人= =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