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翎久

爬墙了,可能不定期诈尸

【梦间集/全员向】无剑大大罢工啦!!(1)

*无剑中心大概?私设无剑是可爱的男孩子。

*内含cp:曦孤,屠倚,燕蛇,绿铃……可能会有木无

*首次尝试吐槽系文风,全篇放飞自我,脑洞奇大


无剑最近有点烦。

不,准确说是自从他家老爹撂担子不干之后,他就一直很烦。

原因无非是他那个成天作死卖萌的老爹和他四个不务正业的深井冰哥哥。

要说无剑老爹是何许人也,梦间集——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之一的创始人,同时也是全球富豪榜top10——No.6。这么个钻石王老五,要说哪里不好,估计就是脑子不太正常,年纪老大不小了也不结婚,反而去孤儿院里收养了五个孩子。

又过了很多年,孩子总算拉扯大了,公司也算闻名全球了,所以他决定——周游世界!

——公司怎么办?扔给我那五个傻儿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此,儿子们替老子开始开公司了。

喵喵喵?五兄弟反目成仇争夺遗产?不好意思,您可能某某小说看多了,建议洗洗脑。

令无剑无比欣慰的便是他们兄弟五人情比金坚,各司其职,让公司盈利蒸蒸日上。

那个时候无剑才刚高中毕业,四个哥哥还特别友善地让他做个挂名总裁,美名其曰——学业为重,等你熟悉了工作流程,再让你接手处理公司事务。

多么温柔和善的哥哥们啊……呸,我特么当年要是知道等我熟悉了业务,你们会把所有事情都扔给我,鬼才会当这什么破总裁!!!——来自正在奋力批文件的无剑大大内心的怨恨。

撇开不知身在何处的无良老爹不谈,上头的四位哥哥真是越来越让无剑感到心酸心痛心无力。

大哥玄铁,可能是因为长兄如父的缘故,玄铁自带父亲气场,不仅如此,生活作息也挺老头子化的,喜欢到处溜达帮邻居带带孩子啥的。前不久被隔壁大爷那只牙尖嘴利的八哥秀了一脸,从此沉迷养鸟不可自拔,什么鹦鹉啦画眉啦金丝雀啦神雕啦(混进了奇怪的东西)……成为了立志要当鸟王的男人(好像挺对的)。

二哥青光,豪爽大汉一只,平时没啥爱好,就是喜欢看武侠小说,后来凭此爱好成为了网红——路见不平一声吼啊,正义使者就是我啊,红红火火为人民啊!艾玛,就差国家给颁个活雷锋证书了。并且今天的青光依然在行侠仗义。

三哥紫薇,虽然他有个如同才女一般美好的名字,但他的性格一点也不美好。因为天生的美貌和磁性的声音让紫薇从学生时期就受到女孩子们的热烈追捧,所以他为人相当孤傲。曾经一个人去野外旅游不慎被蛇咬伤,从此专业打蛇二十年。最近在微博上分享了特殊的编发技巧吸粉无数,兴趣激增,好像有改行当美发师的倾向。

四哥木剑,因为年龄相近是无剑最亲近的哥哥,相当溺爱无剑。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狗血电视剧看多了,总是妄想着老爹和兄长心怀不轨杀人夺权,浸淫在钩心斗角谋权篡位的海洋中,以致于怼爹怼兄就是不怼弟。虽然无剑实在不明白那个有事没事就和他们来个视频通话卖了个萌的老爹和另外三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哥哥有什么好提防的。

总之,养鸟的养鸟,仗义的仗义,美发的美发,妄想的妄想,就是没个人来干正事,再这样下去公司要倒闭了啊喂!!!

搞定了手中最后一份文件,无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感受着从窗户流泻而下的微暖日光,无剑默默地在心中暗道:果然还是……离家出走吧!

作为一个行动派,无剑那是说干就干,办了张电话卡换了个新手机,再办了张银行卡,把自己多年来的工资打了进去,又收拾些衣服和生活用品,就这样无剑直接拎包走人了,可喜可贺。

………………

在高级酒店住了几天后,无剑感到有点无趣——完全没有离家出走的感觉好么?!

说起来哥哥们有没有注意到我失踪好几天了呢?要是他们已经开始找人了,待在这种高级酒店就很不安全了吧……

因此,无剑决定尝试入住合租公寓这种具有平民气息又人多眼杂的地方。

通过网络搜索,无剑看中了一个很特别的小区,名字也是相当特别——五剑境界,飘散着一股浓浓的中二气息。

当然无剑看中它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名字,而是因为据说这块地盘是某富豪的产业,环境非常优美,后来改造成了小区,只提供给18至26岁的创业青年们入住。更重要的是,此小区不是用来盈利的,纯粹是为了鼓励青年创业,所以价格十分公道。

如此物美价廉,无剑又正好处于22岁的大好年华,当然只有一个字——住住住住住住!

翌日,无剑收拾好行李,转了几次公交车,终于来到了五剑境界。还有个小姐姐来迎接他,一身短T恤配牛仔短裤,若隐若现的小腹和白花花的大腿映入眼帘,让无剑不禁红了脸——家里一屋子的男人都不知道上次见到女人是什么时候了。

在合欢小姐姐的介绍下,无剑了解到五剑境界内部还划分为五个区域——冰火岛,昆仑山,桃花岛,古墓,绝情谷。每个区域的景色都各不相同,所以想要入住的人都会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对应的区域。

“我们马上要到的地方是绝情谷,那里的情花非常漂亮,不过刺上带毒,所以还是不要碰的好……”合欢一路上蹦蹦跳跳,很是活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无剑忍不住向合欢搭话:“合欢姐姐也住在这里么?”

“啊,不是,我是来这里打工的。”合欢系在腰上的铃铛随着她的步伐发出清脆的叮铃声,“为了给伴侣买个礼物我也是很辛苦的呢!”

想到刚过不久的七夕,无剑只能在内心咆哮:这绝对是在秀恩爱吧!绝对是吧!!

被秀了一脸的无剑决定他还是乖乖闭嘴比较好。

不待走近,远远便能闻到一股幽幽的香气传来。这大概就是情花的气味吧。心中感慨着,无剑突然对绝情谷充满了好感——说不定是个不错的地方。

然而十分钟后的无剑估计只想打死有这种想法的自己。

刚走进楼里,就见一对粉毛姐弟拉拉扯扯。

“小君,我只是去和朋友喝个酒而已啦!”淑女一脸无奈,但又舍不得对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弟弟动粗,就只能被君子抱着僵持在门口。

“姐姐,喝酒对身体不好!”君子先是苦口婆心地劝说,继而面上染上一抹愤恨之色,“而且和陌生男人喝酒,谁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

“不是陌生人啊,就隔壁的屠龙啊。”

“我不管!除姐姐以外的人,我都不认识!”

………………喵喵喵?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其实叫德国骨科?

一定是我进楼的方式不对!!!

无剑一脸冷漠.jpg地绕过了淑女君子姐弟,继续往里参观公寓楼。

正在上楼途中,无剑却听到了些许微妙声音。

“唔……喂……这里可是……楼道……唔,快住手!”

“放心,除了那对姐弟,没有人会来的~”

喂喂!我好像看到了那个愉♂悦♂的波浪线了!

无剑异常尴尬地被卡在了楼梯之间,不上不下的位置,细微的淫糜水声……无一不在勾引着无剑那旺盛的好奇心,我就悄咪咪看一眼……应该不要紧吧?

微微探出个脑袋,隐约可见白衣白发的青年将黑衣黑发的美人压在墙上正在接吻。

那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深深吸引了无剑的眼球,随着视线上移,略微扯开的衣领露出了纤细的脖颈以及……相当明显的喉结。

美人竟然是男的?!

……………………千万只草泥马从无剑心中奔腾而过。

我一定是昨天咖喱gaygay吃太多了。

许是无剑忏悔地太专注,脚尖不小心蹭到了楼梯带出了刺耳的声响。

啊……药丸。

那边的两人突然停了动作,白发青年慢慢回过头,金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无剑僵硬的脸庞,脸上浮现出异常灿烂的笑容,但无剑只觉得浑身发冷。

他一字一句道:“你刚才全都看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什么也没看到!”

无剑一边尖叫一边连滚带爬地跑下了楼,一口气跑出了大楼,刚好看见合欢笑着对他挥手:“这么快就看完啦?要不要再看看花园?”

当然这个看起来不错的提议被无剑狠狠地拒绝了!

我绝对不会住这里的!无剑在心中深切地呐喊道。

这哪是什么绝情谷,根本就是虐狗俱乐部好么?

住在这里,说不定我还没因为打扰别人谈恋爱而被驴踢死,就会被他们那足足十万伏特一样的闪光弹电死好么?

珍爱生命,远离绝情谷。

——————to be continued

性格全靠官方几句话脑补_(:_」∠)_

评论(9)

热度(80)